AG

中国最具争议美食图鉴

  汪曾祺写文章自带粗野buff加成,号称文艺界泥石流的存在,爱憎分明,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。

  就比如我们今天的主题,为什么这些美食本地人觉得好吃,外地人却一点也欣赏不了?

  汪先生早就用东北哲学给出了答案:去你妈的,我就是要这样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管得着吗!

  常言道,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蔡徐坤火了陆毅不是照样有粉丝么,咪蒙倒下了我不照样也没火么?

  酸菜在物质贫乏的年月,给予了东北人相当大的温暖,远方的东北人没有时间寻思诗,有那功夫都去腌大白菜了。

  ▲一层又一层的咸盐喂成了缸里的酸菜,等到冬天到来,这就是最实在的散文诗了,就着肥花花的猪油就可以过年。

  猪肉酸菜炖白菜粉条,厚重的油脂能抵御整个冬天;酸菜馅饺子,成了所有东北人离家的思念;酸菜拌肉,加点苏子叶烤出齐齐哈尔人芭比Q的名片......

  但很遗憾,外地人根本理解不了酸菜神奇的魅力,作为一个东北人,我也理解这种感受。

  具体形容一下,夏天午后的绿皮火车,你泡了一碗老坛酸菜牛肉面,吃完了倒垃圾的时候,经过的硬座车厢里臭脚丫子混合的味道。

  北京人大概能体会到我的感受,美食荒漠也就罢了,但豆汁招谁惹谁了,凭啥又要被你们嫌弃?

  豆汁儿,加儿化音表示尊敬,爱喝的老北京都爱到不行了,不爱喝的人第一口就想吐。

  ▲一碗豆汁儿,再配一小碟咸菜,两个焦圈儿,就成了四九城八旗子弟悠闲的清晨。

  老北京有多爱豆汁儿?当年梅兰芳先生在上海演出,弟子从北京过去看他,用四斤装的大瓶灌满豆汁,人肉空运,一时传为佳话。

  但外地人真是对这玩意恨的牙根都痒痒,这玩意我喝过,怎么说呢,看起来白里透着灰绿,抿一口就像是青岛里加了营养快线,又酸又冲!

  最正宗的重庆老火锅,用的都是老油,啥叫老油呢,就是这锅底的牛油可能岁数比你都大。

  ▲不仅是吃过一顿的,甚至是可能是数十顿上百顿的,经过滤净残渣、重复利用的。

  对于吃了几十年老油火锅、喜爱重油辛辣口味的重庆人来说,老油火锅不仅代表一种纯正的口味,同时也代表一种地域文化。

  但在狂放而浪漫的重庆人看来,只有在一锅油里浓缩了无数辣椒、花椒以及各种香料的时候,才配被称为火锅,剩下的都是憨批。

  虽然说是甲之熊掌,乙之砒霜,允许口味的主观,也允许你破口大骂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吃,但同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见证者,接班人,怎么口味就差这么多呢?

  第一,味觉是有记忆性的。你仔细想想,你童年时候的美食真的就有那么好吃吗?校门口的凉皮就真的那么无敌吗?也不尽然吧。

  东北的冬天有多冷我就不赘述了,大雪封山,四下无人,七点钟的时候,火堆上架好炉子,倒上酸菜,炖起来肥肉片子,猪油也得挖上一勺,一家人围坐一桌,那大概是我童年最东北的回忆了。

  第二,你可能吃的是假当地美食。朋友,都说这东西外地人不喜欢,你要是来河坊街吃杭帮菜,去夫子庙找南京鸭子,好吃就怪了!

  ▲豆汁得是白里透着灰绿,全是白的那肯定是发酵过度了,一碗恰到好处的豆汁,配上那个焦圈,也说不定你就爱上这口了呢。

  北京豆汁儿,现在的豆汁儿摊子卖的豆汁多数不正宗,只有真正的老北京才知道好豆汁儿啥样的。

  东北冬天没新鲜蔬菜所以吃酸菜,陕南山区不方便储存所以才有了腊肉,重庆火锅只有老油才能真正吃出码头文化的精髓,这你不信不行。

  ▲重庆地处江边,闷热潮湿的气候让火锅成了重庆的宠儿,重庆火锅要吃热络、吃烫才有味道,并且吃的时间长,一般都在一两个小时以上。

  用老油保温显然比用汤加热效果好,没有吸收那么多调料的味道,哪能有今天无敌的老火锅呢。

  换个角度想想,难道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?这句话这算是变相的美好祝福?

  我认识的所有南京朋友,提到这个东西。不论男女,都下意识的跟我来了一句:X好吃的一X!

  戳开蛋壳一个小洞,吸掉这口汤汁,就着点椒盐,妈呀,朋友,这才是真正的南京潘西必备料理!

  辣椒面拌芒果,芒果的清香夹杂着辣椒粉散发出来的呛味,真的这TM什么神仙料理?

  ▲云南热带地区,6月潮湿炎热,吃生芒果蘸辣椒,容易出汗,可以缓解湿热带来的不适。

  本身青芒果的口感比较酸涩,很生脆,但是放了辣椒面以后,中和了芒果的酸味,据说会有一点奇怪的甜。

  所谓的土笋其实不是笋,而是一种生活在涂滩里的星虫,怎么说呢,看上去贼恶心。

  ▲福建人有种奇怪的癖好,喜欢骗外地朋友吃完这碗奇奇怪怪的东西,然后再说是虫子做的,一脸幸灾乐祸的看对方的表情。

  ▲毛豆腐是通过以人工发酵法,使豆腐表面生长出一层白色茸毛。由于豆腐通过发酵后使其中植物蛋白转化成多种氨基酸,经烹饪后味特鲜。

  不过油煎了以后确实挺好吃的,用我灵魂发誓,有生之年,你应该去新安江畔尝尝这东西。

  新鲜的猪血和盐水的混合,配上佐料装入整条大肠中放进锅中蒸熟,蘸上一碗蒜末酱油,带着几百年前白山黑水的狂野气息,是东北人独有的浪漫。

  我一向不怎么爱追热点,一来是这样显得没腔调,被流量绑架;二来是我反应慢,跑的永远比别人慢五六拍,拉倒,不追了。

  今年是汪先生逝世22周年,我们都很怀念他,也很怀念咸鸭蛋,现在淘宝的咸鸭蛋一筷子下去,都不出油了。


AG网上真人游戏
Company Profile公司概况
企业文化
价值观
服务理念
社会责任
Link友情链接
Contact联系我们
AG
总部地址:
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55号富力双子座B座1005
服务热线:010-58766318

AG官网

Brand family品牌家族
  • 川成元
  • 港仔驿站
  • 夹拣成厨
  • 黔钱大师
  • 创意DIY披萨
  • 寻味香港
  • 姑姑宴
  • 金汤玉线
  • 跃界
AG

版权所有 2006-2016 为之味()
COPYRIGHT © 2006-2016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.豫ICP备14010542号-1